吴大真经验:痢疾案

男,41岁。

18岁时曾患痢疾,3年后复发一次(当时检验为阿米巴痢疾)。

近几年来,于春夏尤其是夏秋之交常有腹泻,发作时服一些西药(药名不详)数天即止,因而成为常规。但腹泻虽止,腹内作胀,频转矢气,总之不舒服

平日早上7时左右,先觉肠鸣腹痛,随即便下溏粪,有时早餐后亦有一次。伴见口苦、口臭、口干不欲饮、恶心、小便黄、疲劳感等。脉象滑数,舌苔白腻。

诊断为脾胃薄弱,湿热内阻,清浊升降失司。

病虽经久,治疗不在止泻而在清理,湿热能除,则肠胃自复正常,其他症状也可随着消失。

处方:葛根、黄芩、黄连、藿香、防风、厚朴、陈皮、枳壳、神曲等。

2剂后,大便成形,腹痛肠鸣消失,口臭渐减。

复诊,去黄芩,加苡仁。

数剂后,痊愈。